土猫官方名称应该叫“中国短毛猫”,简称“中短”!

回忆 我看着死去的一只小猫

一直不想记录,不过始终一直在心头。

是2015的11月,周庄刚进冬天没多久,因为气候异常,那段时间异常的冷,还经常下雨,有天上午,老婆上班没多久就急匆匆的赶回来了,抱着一个纸盒子,里面是一只浑身湿漉漉的小白猫,大概三个月大了,不停的发抖,老婆告诉我是她在上班,这只猫不知道怎么的掉在了河里,被人捞上来后,就放在纸盒里摆在码头的边上,当天是有太阳的,但是非常的冷,从落水到被老婆看到,大概有两个小时的样子,老婆要紧请了假把它送回来,我立马给它洗热水澡,先帮它恢复体温,顺便去除身上的污垢,洗的时候还咬了我一口,吹干的时候很怕吹风机的声音,挣扎的没办法,只能放进笼子里吹,好不容易吹干了,我就准备了纸箱、电热毯和旧衣服,把它放在里面让它休息,放在卫生间单独隔离,放着水和食物,就没怎么打扰它,它很害怕,房间里猫多怕它休息不好。

大概两个小时左右进去看一下,它缩成一坨,一直睡,但是始终不吃不喝,强制针筒喂奶也不行,咽了几口就不喝了,再喂也不咽,淌的到处都是,中途起来拉了一泡稀,不会用猫砂,拉在角落里的,到了第二天,还是不吃不喝,人不在就走动几下,人进来就趴着不动或是躲到柜子底下,因为这里没有医院,所以也只能再观察观察,希望它只是受到惊吓而不吃不喝。

到第三天,它明显衰弱了,跟前一天判若两猫,但是不论是猫粮还是罐头,它都不吃,水也不喝,只是趴着不动,小猫就是这样,说不行就不行,没有任何余地,然后我把它抱着,用毛巾裹着,和老婆两个人配合再强制灌奶,折腾了很久,喂了很多次,但是咽下去的寥寥无几,就是这样看着它越来越弱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到了晚上,已经明显不行,它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,水和奶一样都不咽,只是睁着眼睛躺着,很微弱,这让我想起了叫叫,死之前也是这样,心里好难过,我把桌子拉到床边上,上面铺着电热毯和衣服,把它放在里面,它时不时的脚划水一下抽搐一下,眼睛都黯淡了,就侧身躺着无法动弹,我时不时给它翻下身,希望奇迹能出现,希望它能扛过去。

凌晨一点过的时候,它四肢胡乱的划水了一会儿,然后呼吸重了很多,屁股下面已经流了很多稀粑粑,清理了很多次,到了接近两点的时候,它开始哀叫,每呼吸一下就叫一声,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,只能看着它,抚摸着它,它已经脱水,身体瘦的不像样子,摸上去全部是骨头,过了十分钟,它不再叫了,但是呼吸不正常,吸气很急很快,呼气很重,当时我能明显感觉到它快要不行了,随着一声重重的呼气,它又拉了一坨稀粑粑出来,马上给它清理掉,继续摸着它,它的眼睛已经不能闭合,手脚也不再动了,只剩下呼吸。

在这最后的10分钟不到的时间里,就是只有10分钟不到,看着它呼吸越来越弱,我脑子里是空白的,束手无策无可奈何怎么形容都不对,难以言喻,直到最后它急促的呼吸了几下,然后呼出一口气后再也没有吸气,一切都停止了,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,不知道多久没留过眼泪了,可是这个时候,看着它在我面前死去,那最后的样子,和人是没有任何分别的。

寒冷的晚上,一切都静静的,其他猫猫们也都睡着了,它也永远的睡着了,也许这样它就解脱了,我没给它拍照,也没给它起名字,一切都太快,我把它身体擦干净,然后放进鞋盒里,第二天晚上等没人了到对面的树下把它埋了。

到现在我依然能清楚的记得它最后的样子,叫叫走的时候我睡着了,这次它走的时候我是眼睁睁的看着,再看看家里其他的猫猫,我觉得活着就好,调皮也好,闹心也好,能让它们活下去就好,也许我不能给它们渴望吃,不能给它们美罐吃,但是怎么也比在外面挨饿受冻到处躲得好。

我会坚持下去的,虽然这里没有人理解我做的事情,虽然这里医院没有防疫站都没有,但是我尽我所能的救助,如果有一天发达了,我一定要在这里建一个救助站,有医生的救助站,通过自己和社会上好心人的力量,让这里的流浪猫流浪狗有个归宿。

活着就好!

评论(2)
热度(4)